朱哲琴.-.[黄孩子].专辑.(mp3).rar 47.98MB
内容介绍:

简介:

http://www.classicaldoor.com/image/c-0004-523140-1-embed%5B1%5D.jpg

【专辑介绍】

朱哲琴,她拥有一种划破天际的高昂唱腔与低频触动心弦的吟唱魅力,「黄孩子」是她的首张作品,这一张虽是国语专辑,但当年因此片朱哲琴被称为「东方的恩雅」,本片甚至被归类为新世纪音乐里头。

《黄孩子》是朱哲琴与雨果合作的第一张专辑,因为有了它才有以后的《姐鼓阿》,其每首歌都是精心制作,充分展现了朱哲琴那婉转、清丽、绕梁三目的飘逸的歌喉,是一张比较早的试音天碟。

进 入 寻 常 人 家 — — 解 读 朱 哲 琴 的 《 黄 孩 子 》

宽广的空间里,传来一把久远的声音,象是来自天籁的靡靡之音,灵性飘逸其间。让人联想起草原上滑落的星星,想起了天际那边一片明媚的阳光,想起了大海深处埋藏着的深沉与厚实……在这把声音的背后仿佛有种硕大的感召力驱使人不由自主联想浮翩。

这种感觉是只有真正听过这张《黄孩子》的人们才能体会到的。朱哲琴的大碟《黄孩子》赋予了人们聆听想象的空间。

《黄孩子》的封面做得干净而纯朴:一个穿着宽松毛衣的农村孩子在一只破旧的渔船前低着头沉思。她的两手重叠摆着,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给人一种安静的气息。可她的眉头又紧锁着,眼神忧郁,思想似乎已经飘到了很远的地方。耳边有微微的风吹过,温柔地亲吻着这个女孩的眉毛和眼睛,似乎想把女孩的忧郁驱走,可是这个孩子身边的气氛又让人感到那么的温和而平静。所以很难对这张封套下个定义,如果真要说作者想要表现什么,我想也许就是那一种安静而从容的味道。虽然孩子是沉浸在自己的氛围里的,但它制造出来的感觉却是温柔而安静的。这也象极了碟子里的那些曲子,同样的温柔四溢,同样的柔美轻灵。

最让人感动的还是里面的曲子。没有伤花怒放的急噪,没有华丽雍容的渲染,但其如诗如画般的灵性却诠释了其细腻敏感的一面。比如那首《大海走了》,比如那首《黄孩子》,还比如那首《吹箫人》。这三首歌可称为专辑里的精髓,相似的风格不同的配乐产生了各有特色的效果,构造了一个柔美的世界。《大海走了》有着迷人而富于幻想的气息。在连绵的笛声、箫声里过度得天衣无缝。在令人悠然神往的幻想世界里,朱哲琴那悠然自得的声音缓缓而来,仿佛一位仙女凌波微步,乘风而来。她的音域辽阔,如同在广阔的海洋中自由地徜徉,没有了拘束,但这把辽阔的声音又似乎能传遍大海周围的每一处地方,让她那天籁般的音韵在空谷、森林里久久回荡。而《黄孩子》的自然的气息最为浓厚。在曲子伊始,就有很多把清脆欢笑着的童声毫无拘束地笑着嚷着,让人听着不由得露出会心的微笑。而接着就加入了吉他的拨弦,慢而不急,一拨一拨,似乎是泛起了涟漪的湖水,一圈一圈地荡漾开去。这里一直持续着舒缓的音乐,抒发着发自心灵的自然情怀,给人以无比纯净完美的感动,在心底缓缓流淌。

美丽的配乐和着美丽的词才称为完美。而《吹箫人》的歌词可拿来一赏。其实《黄孩子》给人的感觉是曲子所表现的意境的美要远大于其歌词,但如同《一意孤行》的碟子,其歌词为整首曲子锦上添花。

“给遥远笼上一层薄纱/回声中的回声/为周围凝聚一种缠绵/倒影中的倒影/把黑夜熔成乳白的月荫/幽静中的幽静/让消逝的记忆缓缓流出/虔诚中的虔诚/呜——/在边缘的边缘/在尽头的尽头/坐着一位吹箫人”。而歌词前还有一段阐释——“没有心事的 听到了箫声 便有了心事 有心事的听到了箫声 便心事重重 从思忖 到悟性 到皈依 就会得到一种正襟危坐的气质”。象这样的还有《枯水的季节》、《远去的孩子》……都值得拿来品味一番。

其实,一张真正意义上直达人心的唱片,在音符中给人们留下的应该一种真实的感动。没有懒散俏皮的“花腔”,没有滥俗的抒情,可是它掀起的感动却是良久的。朱哲琴那富有穿透力的嗓音带着自然的气息从容走来,具有一种世俗无法比拟的高贵和深沉,让我们沉浸在她的歌声魅力之中,让我们真实地体验到美美是无处不在的,由自然而产生的感动才是最为真实的。《黄孩子》的封套就有这么一句话——从欣赏角度达到雅俗共赏,进入寻常人家,我想它就是想以它那轻灵之美给予我们一种如水般的感动,让我们的思绪飘在了大自然的美丽中吧……

【专辑曲目】

01.大海走了(The Sea is Gone)

02.黄孩子(Yellow Children)

03.吹箫人(The Xiao Player)

04.不相识的父亲(The Unknown Father)

05.缘(The Fate)

06.枯水季节(The Dry Season)

07.这才是你(This is You)

08.远去的孩子(The Child Going Far Away)

--------------

发行公司: 雨果

作曲、音乐指导:何训田

作词:何训友

合成器:浦琦璋、孟津津

弦乐:上海音协室内乐团

童声合唱:上海杨浦艺校合唱团

笛子、尺八、箫、埙、汽水瓶:杜冲

管子、唢呐:左翼伟

吉他:陈革

【相关介绍】

http://img1n.soufun.com/bbs/2005_02/22/1109077230038.jpeg http://img1n.soufun.com/bbs/2005_02/22/1109077252418.jpeg

朱哲琴(Dadawa)与何训田这对黄金搭档是另一支享誉全球的中国新世纪音乐家。不少人可能会误以为朱哲琴是西藏人,其实她祖籍湖南,生长于广东,是一个地道的南方女孩。我想大部分人都是从《阿姐鼓》才开始记住朱哲琴这个名字的,但其实早在1990年,朱哲琴就凭着一首由真实故事改写的流行歌曲“一个真实的故事”(原名丹顶鹤的故事)传唱全国。但她很快就厌倦了走穴赚钱的流行乐坛,而前往四川时与何训田的相遇则将两人都转上了完全不同的一条新路。1992年第一张专辑《黄孩子 Yellow Children》由香港雨果出品。专辑虽然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太大反响,但《阿姐鼓》的合作基础和雏形已经在此时奠定了,同时为其后他们的音乐走向国际奠基了一块超越视野的平台。1995年的《阿姐鼓 Sister Drum》成功被美国华纳相中,在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同步发行,成为国际唱片史上的第一张全球发行的中文唱片。鉴于外国人很难念准“朱哲琴”这样的音,朱哲琴融合了藏语月亮(Dawa)与达达超现实主义(Dada),创造了一个新词“Dadawa”作为自己国际化的名字。随着1997年《央金玛 Voices From The Sky》的再次成功,“Dadawa”被誉为“中国的恩雅”,更成为了老外心目中中国New Age的代表人物。对于西方人而言,洋溢着东方神秘色彩的天籁之声,就是其必胜之道。但对于中国人而言,这种新鲜感与诱惑力就要大打折扣了。这正是为什么朱哲琴在海外的评价要远远高于国内的主要原因之一。认为朱哲琴的所谓“西藏音乐”并不地道,也是国内舆论界对其的另一大诟病。对此朱哲琴解释说她的音乐只是用了西藏为背景,融进了西藏音乐的元素,但这并非纯粹的西藏音乐,而是两个概念。由于今年“天唱人间”音乐会上的喝倒彩风波,朱哲琴再一次成为国内音乐界及舆论争执不下的焦点话题。但无论大众能否听懂和接受她的音乐,我相信朱哲琴的地位和贡献是无法轻易否定的。我们只能期望,现在正处于自省酝酿期的“Dadawa”,当下一次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能带来一次新的震撼。

这张专辑参加了VeryCD Mp3共享计划

相关资源: